葡萄牙14岁少年因新冠肺炎去世 为欧洲最年轻死者


问:直到1月20日,中国科学家才正式表示,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存在人传人。你觉得,为什么中国的流行病学家很难发现它是人传人的?

你必须有理解和共识。为此,你需要非常强有力的地方和国家领导。你需要一个管理人和协调员与公众密切合作。管理者需要知道谁是密切接触者,谁是疑似病例。社区的管理者必须非常警惕。他们是关键。

此外,高福院士还对病毒是否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中国分享病毒数据是否及时、疫苗和药物研制进程等关键问题,作出了解答。

问:关于此次疫情在中国的起源有很多问题。中国研究人员报告称,最早的病例可以追溯到2019年12月1日。但《南华早报》有一篇报道称,2019年11月出现病例,第一例发生在11月17日,这个你如何看待?

这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个很好的猜测。中国将病毒序列报告给了世卫组织,我觉得官方分享病毒序列的时间和这篇报道刊登的时间可能只有几小时之差。我觉得不会超过一天。

连平对第一财经表示,“这一方面说明市场有要求松动的呼声;但另一方面则表明,尽管基层有动力,但部分地方政府相对更加谨慎,所以会出现前脚出,后脚撤的情况。”

除了上述几个城市外,自疫情发生以来,三四线城市的房企在短期内销售压力更大,已有超过80个城市密集出台稳楼市政策、扶持房地产企业度过难关。相关政策主要包括延期或分期缴纳土地出让金、顺延项目开竣工时间、降低商品房预售门槛、简化相关规划建设手续、优化商品房预售许可等等。

问:其他控制措施呢?例如,中国在商店、建筑物和公共交通车站的入口处积极使用温度计。

自疫情发生以来,事实上已有多地密集出台稳楼市政策,比如延期或分期缴纳土地出让金、顺延项目开竣工时间、简化相关规划建设手续等等。但相较其他城市,前述5个城市缘何出现政策“一日游”?

问:但当中国恢复正常后,会发生什么呢?你认为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受到感染,从而可以实现群体免疫,将病毒拒之门外吗?